天津女性
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天津市妇女联合会  >  妇女权益  >  经典案例
找证据 查真相 依法维护受暴者合法权益
2019-04-26 15:16:39 编辑:市妇联网络信息中心

  案例类型:婚姻家庭

  案例基本情况

  王某(女)和张某(男)于2009年登记结婚,2013年5月25日王某与张某在家中发生争执被张某打伤,后王某赴医院就诊;5月27日王某向公安机关报案,要求处理张某的故意伤害行为。经鉴定王某的伤情为轻伤,公安机关予以立案侦查,后因缺少证据,没有认定张某的故意伤害事实。之后,王某提起离婚诉讼,提出财产分割请求,并主张张某于2013年5月25日对其实施了家庭暴力,要求张某给予精神损害赔偿并在分割财产时予以倾斜;张某同意离婚,但不承认实施家庭暴力,称王某的伤是拉扯时摔伤所致,且公安机关也没有追究其故意伤害的责任。

  办理思路及结果

  一审法院认为:王某在与张某争执过程中受轻伤,但并无明确证据证明系张某实施家庭暴力导致,因此对王某关于家庭暴力的主张不予采纳。

  王某上诉后,二审法院对王某提交的医院诊断证明、伤情照片、鉴定材料进行了仔细核查,对双方发生争执中的具体行为、动作进行了详细询问,并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分别与王某的伤情部位、伤情类型和伤处数量对照,以判断王某的伤情是争执拉扯过程中自己摔倒所致还是遭受家庭暴力所致。二审法院补充查明了大量事实细节,包括:由王某在鉴定之前拍摄的照片可见其额部包裹纱布,左耳后至脖子处大面积青紫发黄,手臂、腿部多处软组织挫伤;王某进行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时,检验所见:除额部缝合愈后瘢痕外,右膝内侧、右膝外下方、右小腿胫前下段、左耳后至颈部、左大腿内侧分别有24至44平方厘米不等的片状挫伤。庭审多次陈述中,王某对张某施暴的具体情节均陈述一致,而张某对具体情节先后做出不同陈述,且其陈述的双方发生冲突时的站位及具体推搡、拉扯动作与王某的伤情不能吻合。

  二审法院认为:双方认可王某的伤情系双方在家中发生冲突所致,对于是否构成家庭暴力的判断,适用高度可能性的证明标准。张某对双方冲突的具体经过数次陈述不一致,无论张某在与王某争执和肢体冲突中采取的是何种具体动作,其肢体冲突的具体行为给王某造成了本案程度的损害后果,应认定王某主张的家庭暴力事实存在,故改判张某给付王某精神损害赔偿金二万元。

  以案说法

  本案中涉及涉家庭暴力案件的几个常见问题:

  第一,区分一般家庭矛盾与家庭暴力。在大多数涉及家庭暴力的案件中,被主张暴力的一方;嶂髡潘揭蛞话慵彝ッ芊⑸、口角、有互相推搡等肢体接触行为,并不构成家庭暴力。但当损害结果较为严重,从伤情数量及表现形态看超出通常认为的夫妻吵架推搡的正常限度时,此种肢体冲突应认定为构成“家庭暴力”的暴力行为。两种情况需要依据法律规定和生活经验进行区分判断。

  第二,家庭暴力的举证责任适时转移。对于家庭暴力的事实,原则上应当由受害方承担举证责任;在双方陈述事实的具体过程中,对于具体事实情节的证明,存在证明主体的适时变换。双方均应对自己陈述的事实承担行为意义上的举证责任,事实询问的过程中,存在举证责任适时转移。并且,民事裁判证明标准与刑事裁判标准不同。刑事案件不认定伤害责任的处理结果,不能当然作为民事案件中不构成家庭暴力的抗辩理由。

  第三,证据链的衡量。在涉家庭暴力案件的审理过程中,由于大多数案件中并无直接的视频资料为证,因此当事人在庭审中的陈述、伤情的具体表现、各种间接证据对于是否构成家庭暴力的认定具有重要意义。通过详细询问冲突细节,将当事人陈述的细节与伤情进行比对,综合各种间接证据考量是否形成证据链,有利于查清案件事实。

  点评:

  此案反映的是家庭暴力案件中常见的举证难的问题。一般的家暴案件,由于缺乏目击证人等直接证据,施暴人往往不承认施暴行为,以此推脱责任。此案中又有公安机关以证据不足为理由而未追究施暴方责任的不利因素。但是,二审法院,没有受到刑事案件未立案的影响,而是根据家暴案件的特点,结合双方当事人陈述情况,适当分配举证责任,将当事人陈述、现场照片、伤情鉴定等证据进行综合比对,最终认定男方确实实施了家庭暴力,依法赔偿女方精神损失二万元,依法维护了受暴妇女的合法权益。

站内搜索
  妇女权益
恋人关系之间的给付是赠与还... 11-24
关于二手房买卖常见疑问解析 11-24
丈夫将共有车辆出售,妻子如... 11-24
夫妻分居满两年不能自动离婚... 11-24
公司非法辞退女工的具体应对方法 11-24
 
  品牌活动
首页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天津市妇女联合会 地址:天津市和平区大沽路200号 邮编:300042
津ICP备05001058号

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